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不混漫威谢谢/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幻想型人格/微笑抑郁症/轻微强迫症(麻烦你们查一下真正的强迫症是什么谢谢)/妄想症/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喜欢欧洲文化

AC圈我最雷海鲜组
吃不下去,看到这一对我就莫名想吐(没有要引战的意思)
比较雷油炸法棍和EA
吃不下去,看的眼睛疼
油炸玫瑰要是写不出什么比较富含深意的东西我也看不下去
不要试图给我喂骨科的安利
御姐组我也吃不下
八爷绝对不能是攻
MA不能逆
LE不能逆
HC不能逆
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FF7吃不下SC
耻辱吃不下道德左位
以及所有含有界外魔的CP
使命召唤我什么都吃[哭泣]
饥荒吃不下麦威
至于魔女之家/狂父/IB统一只吃百合
所以,能不能请所有想和我聊天的人先看一

今天在听幻痛原声集的时候吹了一下封面( ´艸`)
突然发现VS的小辫子蜜汁爆炸(。・ω・。)
然后我脑内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ω・´)ノ
要是揪了VS的小辫子VS会怎么样(`・ω・´)ノ
这个想法我决定交给BB实现(`・ω・´)ノ
有人想看吗?.._:(´_`」 ∠):_ …
有人的话我就写(><)

+

双Boss Big Boss/Venom Snake 1992年的某一天

为了方便每日洗脑转载一下比较好
_(:з」∠)_bushi

普拉姆大王:

继续自给自足~下文中的Snake指代Venom Snake~

1992年的某一天

Snake通常会在被噩梦惊醒前意识到身处梦中,然而这对梦境中的自己毫无帮助,他不会因为知道这是一场梦而放弃来自本能的挣扎。该有的痛苦一丝不少,毫不客气地侵袭紧绷的神经。
刺骨的寒冷贯穿身体时,一只粗糙却温暖的手盖住Snake的额头,尽管那一点点温度救不了他。
浑身猛地颤抖了一下,Snake皱着眉睁开眼睛。

“做噩梦了?”那只放在额头上的手的主人——Big Boss轻声问道。
短暂的一瞬间Snake以为自己还没醒来,他定了定神,确认眼前...

+

【MGS】献给Boss的花

天生弱虫:

少年再一次整理他的衣襟,这已经是他这十分钟里第三次这么做了,明明是合身的制服他却忽然觉得领口勒得叫他无法呼吸。他手捧着花束,那不适感扰得他心烦意乱,但他只能无可奈何地拉扯自己的衣领搔搔头,继续等待。


又十分钟后,少年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每一步都走得平稳又安静毫不拖沓,鞋底贴合在地面时没有一丝沉重感,跨步的频率也是那么令人舒适。再近一些,他感受到空气改变了流向,安抚着他紧张躁动的心,清爽的肥皂味飘进了少年的鼻腔,即使是军队统一发放的东西此时闻起来都像是精心调配过的香水。他早已知道了是谁将来到他身边,于是他挺直脊背,等待自己的名字被温柔地呼唤。...

+

© RX_IHTW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