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旧文重发/主鼠路无差隐狮鼠】医生与患者

sweetheart:

原文在四欠吧里,由于那个贴有点不可描述被删了emmm现在我把其中一些清水文重新放出来。
(大概是个唯美虐心向的,主鼠路(或者路鼠,这篇攻受不明显),副狮鼠。)
    
  
    某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里。
    “咳——咳——”路人双手捂着嘴,发出闷闷的咳嗽声,因病而骨瘦如柴的身体随着一声声的咳嗽不断地颤抖。十几下剧烈的咳嗽过去以后,路人颤颤巍巍地移开手心,就像那些老套的电视剧情节那样,此刻他的手心里是一滩红紫色的血液。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好起来吗?这样苟延残喘的日子,还能让我消费几天呢?
    路人眼神飘忽,时而看看一片雪白的病房,时而看看掌纹里填充的血液,始终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来到生命的尽头,人常常会走两个极端。有的人过度慌乱,有的人过度安详。而路人,显然属于过度安详的那一类。
    “路人,你醒了?不继续休息一会儿吗?你刚刚才做过一次化疗,身体很虚弱的。”说话的是路人的主治医生白鼠,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医学界站稳了脚跟,业内称其为“千分之一的奇迹”,因为他曾治愈过被认为是不可能治愈的几例怪疾。再经过媒体一番添油加醋的炒作,现在的白鼠几乎被人们认为是华佗转世,没有什么是他治不了的,因此他现在的“身价”也是高的惊人。
    路人不是富豪,但却可以请到白鼠为他主治,这似乎也印证了以前媒体曾报道过的一则绯闻——天才医生的秘密情人。
    “白鼠……我不想再做化疗了。”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不想做了?”白鼠走近路人,安慰般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可是路人看得出来,他笑得勉强,笑得难过。
    “我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我心里清楚。所以我不想继续霸占着那些医疗资源,还不如让给那些更有希望活下去的人……”
    “你闭嘴!!”向来以温柔示人的白鼠突然暴怒起来,“我是'千分之一的奇迹'!再难再怪的病我都治的好,你的我也可以治好。不要再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了,安心治病,一切都会好的。”
    “白鼠……”路人的绯色眸子里泛着一片氤氲雾气,透出几分迷茫与无可奈何,“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向病人隐瞒真相,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啊。”
    “如果不能治好你,合格又有什么用?”白鼠凑近路人苍白的脸庞,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他的唇,是凉的。这个曾经用火一般的热情融化了白鼠的心的少年,此刻却犹如寒冰。
    不——怎么可以这样……我的路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才刚刚过完成人礼啊,他一直像冰冷宇宙中的恒星一样温暖别人啊……书上不是说恒星的寿命有几十亿年的吗?我不能接受……不能……
    白鼠温柔的吻渐渐变得狂热。他吮吸过路人口腔里的每一寸,尝到嘴里的除了凉意只剩下几缕血味……是吗……他又出血了,又不告诉我,路人……求你不要再这样什么事都自己担着了,我是你的男朋友啊,为什么不让我帮你分担……
     “咳咳……”路人急促地咳了几声,眼前是一片天旋地转。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连接吻都是在消耗生命。但是……消耗在最爱的人身上,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激烈的吻过去以后,白鼠作为一个职业医生的心理素质很快回来了。他安慰性地吻了一下路人的鼻尖,刚想要嘱咐他好好休息时,路人却把自己的唇主动贴了上去,喃喃低语着:“我相信你……”
     白鼠温柔回吻。
    “我…相信你……”
    “相信……你……”
    “相……信……”
    “信……”
    “……”
    “……”
    ……
    一颗滚烫的泪珠,划过。
    ……
    ……
(后记一·白鼠视角)
    今天是你火葬的日子。
    我却还要为了防止被狗仔认出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我有点担心你会认不出来我。
    ……
    诶,你看我在瞎担心什么啊。
    我相信你。
    我相信我们的爱情。
-------------------------
(后记二·上帝视角)
    “那个——是白鼠先生吗?”
    白鼠沉着声音说认错了。可是记者们却越来越多地涌过来,把白鼠围得水泄不通。接着就是一番狂轰滥炸。
    “听说这次过世的是您很重要的人,方便透露一下吗?”
    “请问您真的有秘密情人吗?”
    “这位过世的人得了什么疾病,是连您也治不了的呢?”
    “公众猜测您可能与情人闹了矛盾,所以在他(她)得重病时并不全力以赴,是这样的吗?”
    “诶?那么说过世的人是——”
    白鼠捂着头,缓缓地蹲了下去,口里不停地默念着“我全力以赴了,我全力以赴了……”“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这时,有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保安冲了进来,其中一个金发碧眸的男子愣是一个人在记者的包围圈里闯出一条路,把白鼠从那个地方带了出来。他一边脱下西装外套给白鼠盖上,一边对那群穷追不舍地记者们大喊:“你们闹够了没有!?这是葬礼!不是记者招待会!一群为了头条连人性都都扔掉了的人渣!!禽兽!!”
    大部分人对此没有太大反应,而是简单地写了点什么,估计明天的头条就变成了“天才医生疑似对秘密情人见死不救,原因是出轨于一金发保安?”这么劲爆的新闻,估计够公众咀嚼一阵子了吧?
----------------------------
(后记三·狮子视角)
    我暗恋你很久了。
    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
    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
    我不是一个会破坏别人感情的人,尽管我的潜意识里不希望我这么做。
    后来,那个你喜欢的人去世了。
    我曾经想过趁虚而入,但是当我看到你的神情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在你最脆弱的时候,陪伴你挺过去,以朋友的名义。
    等哪天我真的释怀了,或许我可以说一句:请你永远不要忘记你最爱的人,并且一直爱着他,爱到你们在世界的尽头相遇。我会守在那里,给你们递上一束最美丽的曼珠沙华。

评论
热度(23)
  1. RX_Eden_IHTW233sweetheart 转载了此文字

© RX_Eden_IHTW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