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Rowe兄弟】假象

兔牙师傅:

随缘居地址: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3293-1-1.html


感谢 @终焉的彼岸 点文






Delsin第一次发现自己在绘画方面的天赋异禀,是在他四岁时第一次摸到母亲画笔的那一刻。他为自己的家人画了一张全家福,还特意为立志成为警察的哥哥头上画了一个大大的警察帽。这张看起来幼稚却预示着天才诞生的作品作为一份生日礼物,被七岁的Reggie藏在了自己的藏宝箱里。


天花板上的铁门随着重力自由落体,摔进门框里时发出的巨响吓得Eugene险些把手里的咖啡泼在键盘上。他当时正要享受那份被自己称作“早餐”的午饭,连续几日躲在地底让他的生物钟紊乱不堪。


担心是残余的DUP分子上门寻仇,Eugene急忙躲进了自己的映像世界里。他化作巨型天使,潜入最外层的服务器察看,发现走进屋来的人并不是敌人,而是他最期待见到的一位老朋友。


“Delsin。”返回到现实世界,在Eugene周身环绕的蓝色像素块短暂地闪耀,他的身体变回了现实中那个瘦小的宅男样子。


Eugene笑着快步走向Delsin,但是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脚步突然变得犹豫。自始至终,Delsin都电线杆一样戳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给他拎来三个人都吃不完的阿卡米什风味的小吃,更没有热情洋溢地拍他的肩膀叫他的名字。


戴着红毛线帽的超能力者脸上的神情茫然而无措,微微张嘴像是要说些什么。


紧张的情绪再次袭来,Eugene已经做好被突然袭击的准备。可是没等Eugene搞清楚这个Delsin究竟是真是假,对方突然双腿一软,眼看就要倒在他面前。


Eugene下意识地冲了上去想要扶稳他,但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Delsin的体重整个压在他身上,他哪怕挪动一下脚步都可能会让他们两个一起摔在地上。无奈之下他召唤了一只映像天使帮忙,才把Delsin扶进了自己的卧室。


他的卧室之所以能被称为卧室全要仰仗铺在地上的那张床垫,Delsin躺在上面还有半截腿搭在外面,Eugene又找了几个沙发垫放到他脚下好叫他睡得舒服点。


父母因意外事故离去后,Delsin再也没有为任何人创作过一幅画。


越是长大,他的性格就越是乖张,迟到早退已成常事,他的学习成绩直线下滑,然而不会有人苛求他,于是他也就此放任自流,最终成功地站在了Reggie的对立面,成为了坏学生,乃至坏孩子的典型。


那时他们兄弟俩私下里常常被族人拿来比较,如同让冰与火比试温度那样无端。Reggie总是维护着自己的弟弟,可是当少年的最后一分耐心被磨得一丝不剩后,Reggie对他不再娇惯。他像父亲那样严厉地批评他不求上进,他们越来越频繁地爆发争吵,有好几次甚至大打出手。Reggie体格更加强壮,身上的伤却总比Delsin的要多。


Delsin在一次眼睛被打肿后,狠狠地把壁炉上他们两个人合照的相框摔在地上,愤然离家出走。Reggie不眠不休地找了他三天,最后在工厂的楼顶找到了他。他比离家前看起来更加狼狈。


Reggie问他去了哪里,最后甚至用上了逼问的语气,但是他的弟弟一次又一次地用讥讽的言辞回答他,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身心俱疲的Reggie如他所愿,没有再追问下去。


回到家后,Delsin发现那张合照不见了踪影。


Delsin睡了一整天后才醒来。期间Eugene已经检查过,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无力昏倒的症状看上去更像是体力透支。


“你醒了。”Eugene凑到Delsin身边,又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跑出去,回来时他的手里多了一个装着热水的马克杯。


“谢啦,Gene。”Delsin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虚弱,但是对待Eugene的态度好歹是回到了从前那种没个正形的样子。


Eugene松了一口气,说:“你昨天来的时候真的吓到我了。”


“抱歉抱歉。”Delsin笑了笑,“我实在是太累了。”


“所以......究竟怎么了?你突然跑到我家,体力透支地倒在我面前......你碰到敌人了?”Eugene一下子担心起来。


“没啊。”Delsin却依旧心不在焉地喝着水。


Eugene静静地坐在地上观察着Delsin的神情,他找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可是就是觉得这个Delsin和他认识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狂人有着天差地别。一个从来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人突然变得心事重重,就跟一只喜欢飞翔的鸟选择了终日走在地上一样使人觉得古怪又有些担心。


“Eugene。”Delsin终于开口。


“嗯?”Eugene不安地咽了一口口水。


Delsin放下水杯,害怕Eugene逃走一样抓住了他的手腕,说:“教教我,怎么才能做到,把自己心里想的东西原原本本地投影出来?”


Eugene认为自己首先需要做的是摆脱Delsin破坏死光一样打在他脸上的灼人目光。阿卡米什人的漆黑双眼里流露出一种绝望而狂热的情绪,抓着不放的手更是让他想起自己那段令人挫败、暗无天日的校园时光,无数次被人围在中央奚落推搡却又无处可逃,如同困兽一般。


“别......别伤害我,Delsin。”这句话脱口而出,两个人同时变得理智下来。


Delsin松开了手,抬起双臂显示自己没有恶意。“对不起,Eugene。”


金发的超能力者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十根手指紧紧绞在一起迫使自己镇定下来。


“你为什么突然要学这个?”他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声线保持平稳,但是心中的不安正在愈演愈烈。


被这样一问,Delsin缓缓放下了双臂,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把一长串的话嚼碎在牙关,最终从唇间掉落出一些带着棱角和锯齿的字句来。


“Eugene,我想Reggie了。”


Eugene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Delsin。


“你不会,想要投影Reggie吧?”


“我自己试过好几次,把自己的能力都用到枯竭了也没能成功,这才来找你。Eugene,帮帮我,我真的想见他一面。”Delsin的绝望让他变成了一个卑微的祈求者。


Delsin的言语中透露出他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才会来找自己的意味,这让Eugene感到很受伤。心头顿时窜上来的一股怒火让他很想久违地失控一次,拼尽全力也要把Delsin赶走。但是他终究只是喘了一声粗气,努力压抑下来,问道:“见一面之后呢?”


此时的Delsin却丝毫没有与他针锋相对的欲望,他嘴角低垂着,眼睛也开始泛红,眼看着就要在Eugene面前哭泣起来。


“投影出来的东西,就算再怎么像本体,也依旧是假的。”Eugene尽自己最大努力温和地解释道,“因此投影现实中存在的事物,是很危险的。”


“怎么会,我有这个能力见到自己再也见不到的亲人,你却叫我不要这么做吗?”


“危险的正是你自己。”Eugene大声说,说完他自己反而先露出了受惊的表情。他觉得自己不该喊得那么大声,他想见的毕竟是他已经去世的哥哥,这位勇敢无畏的警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他而死的。


Delsin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我要是再见不到他就会变得更危险,你见识过我的厉害,Eugene Sims!”他近乎疯狂地叫嚣着,如同一头发怒的雄狮。说完他把嘴巴抿成了一线,变成一副油盐不进、冥顽不灵的样子。


Eugene隔着深色的镜片难以置信地瞪着Delsin,他敏感地察觉到,Delsin的悲伤正在转化为愤怒的火焰,苦于无处发泄,竟然最终波及到了坐在火源边的他身上。


他实在太熟悉这种什么也没做错却还是要被惩罚的滋味,只是从未想到有一天他所认识的这个Delsin也会如此待他。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泪水已经划过他的脸颊,方才Delsin无法自控的咆哮竟然把他吓得哭了出来。他急忙转身站起,一把抹掉了眼泪,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像个孬种。


见到自己的朋友无助地哭泣,Delsin有一瞬间心软下来,但是还是狠下了心说道:“所以不要逼我,只管告诉我怎么做。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无论什么后果,我都会自己承担。”


“你不知道,Delsin。”Eugene背对着他站在房门口,肩膀因为不住地抽泣而轻轻颤抖,“你不在的时候,Fetch忙着满世界地打坏人,所以大多数时间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我一次次告诉自己这没什么,跟以前一样。但是......我忍受不了好不容易得到了朋友又失去的感觉,于是我投影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你们......起初我的确很快乐,但是当能力作用消失后,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付出的代价都是我承受不起的。”


Delsin不以为意地一笑。“不用担心啊,我要比你坚强得多,Eugene。”


“你现在还没冷静下来,Delsin。”Eugene叹了一口气,闭上眼时又流出了两行眼泪,“求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这样不公平。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朋友的吗?”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Eugene崩溃地逃出了屋子。


Delsin跳起来想要把他抓回来,但是映像能力者已经先他一步融入了自己的电子世界,这次无论他怎么尝试侵入也无法成功了。


“你这样我们以后朋友没得做!”Delsin朝着白屏的显示器吼道,扭头离开了Eugene的巢穴。


走在路上的每一步都像是要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一样,Delsin不知不觉已经徒步走出了灯笼区。回头望去,一幢幢为了凸显中国风而刻意漆成红色的建筑夹杂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里,古怪而突兀,总让他想起过去的自己。


天色将晚,楼宇间的霓虹灯牌亮起,Delsin正愁无处可去,看着眼前明亮的粉色灯火,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


Reggie为了考上警官学院,每天要么把自己关在房里学习,要么就去健身锻炼。他理会Delsin的时间越来越少,兄弟间的交流最后只剩下早晨饭桌上仓促准备的早餐和深夜在客厅里匆匆的对视。


Delsin依旧每日都去外面游荡,家里的那栋房子在他心里已经沦为一个睡觉的地方。自从学会了涂鸦后,很快保留地的每面墙上都留下了他的作品。他锲而不舍地和警察斗智斗勇,乐此不疲,幸运的是他从未被抓住过。


那些喷涂在墙上的图案充满嘲讽和挑衅,鲜红的色彩搭配上硬派的黑色线条,视觉上看去简直呼之欲出。贝蒂好几次在傍晚见到他的涂鸦时被吓到,为此她好几次抛下了宽容友善的老阿姨形象上门去找Reggie告状。Reggie却不再批评Delsin,只是短促地警告了他两句便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说来奇怪,当他终于摆脱自己最想远离的任何人事之后,他反而更加痛苦烦躁起来。


连续好几个炎热的夜晚,Delsin都夜不能寐,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按着遥控器等着Reggie回家。夜间电视台放送的一般是早上节目的重播或是一些老掉牙的电影,无一例外,看了一阵就觉得无趣,倒是一剂催眠的良方。


他仰倒在沙发上,集中精神盯着天花板上风扇的扇叶死撑着和睡魔作斗争,直到双眼酸涩得自行合上,终于如同被打昏了一样沉沉睡去。


Reggie上楼的声音把他吵醒,他揉揉眼睛,正好听到Reggie在楼上房间里把书包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像是拳头落在骨头上的声音。


望着漆黑的走廊,Delsin感觉自己虽然仍有亲人,但是已经和孤儿没有区别了。


因此他决定不向他求助。


“好久不见啊,D。”Fetch站在楼边的围墙上,毫不在意自己稍有不慎就会有失足坠楼的危险。


Delsin没有与她寒暄的兴致,走到她脚边趴在了围墙上。“好久不见。”


“你的族人们都康复了?”Fetch问。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摆明了是在向Delsin宣告自己最近收获颇丰,不知道是哪伙倒霉的贩毒分子落在了她手里。


“那当然,现在他们一个个简直比我还生龙活虎。”想到临走前贝蒂送他的那个温柔的拥抱,Delsin笑着说。


“总算是没白忙活一场。”Fetch蹲了下来,粉色的头发迎风飞舞,漂亮而张扬。


“是啊。”


“说真的,要不是你刚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真以为你要把我们忘记了。”Fetch说。


她的话令Delsin感到很不舒服,Eugene哭泣的背影又浮现在眼前。


“怎么会呢,我一直忙着治疗我的族人啊。”他连忙解释道。


“那么紧张干嘛,我可以理解你啊。”


Delsin松了一口气。“我真的害怕你跟我生气,我一共就你们这几个朋友,失去哪个我都会很心痛。”


“哎,别突然说那么肉麻的话啊,D。”Fetch大笑起来,作势扑了扑自己的胳膊,好像要把身上的鸡皮疙瘩拍到地上一样。“你去找过Eugene了吗?”


Delsin心里一紧,偏过头去假装在看路上的行人。


“去过了。”他嘟囔道。


气氛的骤然降温令Fetch感到有些不解,她小心地接着说道:“哦,他最近怎么样?该死,我多久没去看过他了,他一定超想我。”


“是啊,他想死你了。”Delsin咬着牙说。


“怎么了,Delsin?你看上去有点不对劲啊。”Fetch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啊。”Delsin知道自己撒谎的技巧很拙劣,根本就是故意地正话反说。


“你们吵架了?”


Delsin默然地垂下了头,在Fetch眼里算作是一种默认。


“为什么?”


“我不想谈这件事。”Delsin低沉地说。


“你自己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对吗?但这次是Eugene啊,你待他就跟自己的兄弟一样啊。”


“Fetch,别说了。”Delsin差点提出要和Eugene绝交这样的事,在Fetch面前怎么也说不出口。“况且我的兄弟......只有一个。”


空气里突然弥漫起尴尬的气息,Fetch置身其中,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打破气氛,只好道了声歉。


这一句道歉让Delsin心中对于Eugene的愧意更深,戴眼镜的男孩在逃离他之前也像Fetch一样向他妥协服软,然而事实上却是他一直在不知好歹地辜负着他们的好意。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对Fetch明说了真相。


听完他的话,Fetch气得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你疯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Delsin无意辩解,道:“是我的错,当时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Eugene是为你好才会阻止你的。”


“我知道......但我跟他说了有什么后果都由我自己承担。”


Fetch放开了Delsin,苦笑一声,说:“你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到时候你要是真的受到伤害,以为这句话能让Eugene不自责吗?”


Delsin望着Fetch写满了不理解的脸,哀伤与不满再次击垮了他的理智。“那你们谁能理解一下我的心情?从头到尾,我一个人忙前忙后,帮所有人解决问题,我的哥哥为了帮我死了,我现在想他了难道有错吗?”


Fetch感到耳边嗡嗡作响,为了让自己的气势盖过Delsin,她卯足力气扯着嗓子喊道:“我没有说你错了,我们都为你哥哥感到遗憾,我们也很想帮你。可是首先你得要放过你自己啊。”喊完之后她掐着腰喘息起来,疲劳的感觉更多是充斥在心里。


在超能力者面前人类是如此的脆弱渺小,那时他们被吊在空中,只能眼睁睁看着Reggie被奥古斯汀的混凝土困住,从桥上摔了下去。至今她一旦回想起Delsin的哀嚎声仍旧难免动容。


如今那座混凝土桥已经彻底崩塌,那些碎片和粉末飘零到海中,也许就盖在他的尸身上。他们本以为时间会治愈Delsin心里的伤,起码她和Eugene会在他身后支持他,谁知对于攻无不克的超能力者三人组而言,想要团结一致共同战胜心理上的问题却这么困难。


“我怎么可能放过自己。”Delsin扶着水泥围墙,感觉脑袋热得发涨,“我有那么强的能力,我应该可以救他的。”


Fetch说:“无论多强大的人都有做不到的事。”


“要是我抓他的手抓得再紧一点......”


“奥古斯汀就会把你们两个一起干掉,然后再把我们抓回去洗脑继续做她的武器。DUP会彻底掌控西雅图乃至整个国家,所有的超能力者都将被抓进监狱,谁知道那个老贱人会干出什么事来。”Fetch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生怕自己一拳打飞Delsin的头。


这次Delsin终于没有再反驳她,在他眼前不断重演着Reggie坠落前那几秒的画面。他哥哥明知摔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还是强颜微笑着安慰他,劝他放手,仿佛是妄图用那短短几秒钟时间可以弥补他们十几年来不曾推心置腹的缺憾。


“本来有那么多机会,我可以不像一个混蛋那样惹他生气,我们本来会是最亲密的兄弟。我只是想要让他多关注我一点,却总是让他生气、伤他的心。现在我才明白,他其实从没放弃过我,只是太晚了一点。”


Fetch静静地听着,每当Delsin提到他和Reggie时,她总会想起布兰特。失去唯一至亲的痛苦她能够与Delsin感同身受,她同样清楚,想要从中解脱就只能把这份哀恸当做过去,把它当做背在背上的包袱,而不是拴在脚上的锁链。


“D,你要知道,推动生者坚持向前走的其实正是那些他们失去的东西。”


“道理谁都懂。”


“Brent生前和我关系一直很亲密,当我失手杀了他时,我比现在的你还要崩溃。我也还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有很多事想和他一起做,但是过去的只能叫他过去,制造一个假象出来欺骗自己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夕阳在他们的长谈中沉沉西去,但是这一天却远没有结束。在他们脚下,街上的灯火把这座城市装点得亮如白昼,和平安定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们在街道上笑着交谈,见到相识的人便友善地打声招呼。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今天不过又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风平浪静的日子。


“Abigail,我感觉我错了。”Delsin表面平静地说。


“嗯哼。”Fetch挑了挑眉毛。


“错得离谱。”


“你应该去跟Eugene说。”


“我不敢。”


“我陪你啊。”Fetch抬手拍了一下Delsin的肩膀,这个比他高了一头的男人在她眼里仿若一个幼稚的孩子,实际上他们全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真正成熟。


Delsin朝Fetch感激地一笑,固执疯狂的火焰熄灭,他的眼神仍旧清澈如少年。


入学考试结束后,Reggie问起Delsin要不要和他的同学一起去西雅图逛一圈,被Delsin回绝了。


Reggie看上去也并没有多失落,只是叫Delsin好好照顾自己,便跟着朋友们走了。


他不在的那几天,Delsin越来越多地和校外那些喜欢找他麻烦的人发生冲突。为防有人寻仇,他几乎不再回自己的家,白天在海岸边爬上爬下逗弄海鸟,晚上就躲在工厂的某个角落里发呆,他隐匿踪迹和攀岩走壁的能耐也是那个时候练就的。


一周之后,Reggie看到自己家的门上多了一片用红色喷漆胡乱涂鸦的威胁字句,才知道Delsin真实的处境。


然而两天之前就再没人见过Delsin了。


打头走进Eugene家里来的是Fetch。他们实在太了解Eugene,如果先进来的是Delsin,他一定会继续把自己关在那个满是岩浆和映像天使的虚假世界里。


走到那张Eugene常常一坐就能坐一天的电脑桌旁,金发的男孩果然不在那里,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放在键盘边已经凉透。


她试着朝面前两排亮着白光的电脑喊道:“Eugene,我是Fetch啊。”她相信自己看上去一定像个大声自言自语的疯子。


不出所料,Fetch喊过话后室内依旧毫无动静。


“干嘛躲着我?我回来看你了啊,我还带了你喜欢的东西啊。”实际上她两手空空,但是她知道Eugene喜欢的是什么。


“来嘛,Eugene,我知道我离开太久了,别生我气啊。”她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


见Eugene仍旧不现身,Fetch气得一跺脚。“你到底要不要见我,我知道你在家。”


空气里突然响起一阵低沉的电子乐鼓点般的声音,Fetch身后的一块地方忽然被蓝色的光芒点亮,Eugene终于出现了。他的脸色比平时更加苍白,嘴唇干燥开裂,躲在镜片后面的眼睛似乎有些肿胀。他虚浮着脚步向Fetch的方向走,好像走这两步路都会要了他的命。


“嘿,Fetch,好久不见。”他僵硬地笑了一下。


Fetch扑上前去抓住了Eugene的肩膀,吓得他往后缩了一下,然而她手上的力气依旧不减。


“做、做什么啊,Fetch?”Eugene急着想要挣脱,说话的声音不觉提了一个声调。


“答应我,不要逃跑。”Fetch盯着Eugene不安的双眼,他那对湛蓝的色眼睛被茶色镜片染成了暗淡的黑色,一直是她对他的外貌最不满意的地方。


“什么?”Eugene一头雾水。


阴影中慢慢地走出来一个人,正是Delsin。他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这个资格去征求Eugene的原谅,因此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直视Eugene的脸。


见了Delsin,Eugene立刻把Fetch的话忘在脑后转身想跑,却被Fetch用霓虹能力缠住,险些摔倒。


“Eugene!”Delsin握住了金发男孩纤细的手腕。


Eugene并没有剧烈地反抗,只是抬起另一只手挡住自己的脸,缩起脖子,闭着眼睛抿紧嘴唇站在那里,嘴巴里忍着一长声的叫喊,他身上的颤抖从二人肌肤接触的地方传达到了Delsin手上。


握着他的手腕,Delsin睁大了眼睛看着Eugene本来已经鼓足了勇气要说出的话竟然噎在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了。三个人就这么安静地站立了几秒钟,直到Fetch反应过来,抓住了Eugene面前的那只手。


Fetch小声拼命地提醒着。“Delsin、Delsin,说话啊!”


“那个......Eugene,我错了,我很抱歉,不应该对你说那么过分的话。”


Eugene的眼睛裂开一条缝小心地看着Delsin的表情。阿卡米什人深色皮肤的脸上透露着满满的歉意,眼神里流露出对他毫不做作的担忧。他终于稍微放松了下来,安静地直面着Delsin。


“你可以原谅我吗?”Delsin问。他的手指摸到了Eugene的脉搏,略微粗糙的指腹下,那根血管连接着他狂跳的心脏。


Eugene看了一眼Fetch,在得到后者鼓励的眼神后,费力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说:“我没有生你的气......我还担心你以后再也不理我,你说我们以后.......”


“不会!”Delsin猛地打断道,他不想听到Eugene重复自己那句不管不顾的绝情言论,“我不会不理你,我们是最好的哥们。你和Fetch,都像是我的家人一样!”


“你不生我的气?你不是很想......”Eugene犹豫着说到一半便停下了,他不知道在Delsin面前提起Reggie会不会再次让他发怒。


“Reggie的死是不可回避的,它教会我不可以再辜负活在世上的人。”Delsin说。


“Delsin......”Eugene浅浅地笑了,“我从没有怪过你,所以你不需要叫我原谅你。”


两个年轻的超能力者紧紧地拥抱了一下,Delsin用了很大的劲,让Eugene有些喘不过气来。


“Delsin,你快把他勒死了。”Fetch好笑地看着两个和好的大男孩。


Delsin看了Fetch一眼,然后把她也拉进了自己的怀抱,Eugene在一边也默契地配合着阻止她逃跑。三个人疯闹时发出的欢愉的笑声经久不息。


Reggie在他回来的当天晚上找到了Delsin,他身后的朋友们押着几个鼻青脸肿的高中生,威风凛凛如同一队便衣警察凯旋归来。


Delsin被这群人关在一个屋子里三天滴水未进,消瘦得不成样子。


从Reggie的朋友那里,Delsin得知Reggie只用了一个下午就排查出了嫌疑人,又叫上同学趁着夜色突袭了他们的藏身处,不伤一兵一卒就救出了Delsin。


所有人都相信,Reggie将来绝对是个优秀的警察,能抓一监狱的通缉犯那种。


Reggie没有问过为什么Delsin会被这些人纠缠,当他第一次看到弟弟身上的伤痕时,心中就已经有数。


“Delsin,我们是兄弟,不要忘了。”在这件事上,Reggie只对他说过这么一句。


Delsin在心里发誓决不再忘。


他绝不会忘记。

评论
热度(57)
  1. 兔牙师傅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