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双Boss Big Boss/Venom Snake 1992年的某一天

为了方便每日洗脑转载一下比较好
_(:з」∠)_bushi

普拉姆大王:

继续自给自足~下文中的Snake指代Venom Snake~




1992年的某一天



Snake通常会在被噩梦惊醒前意识到身处梦中,然而这对梦境中的自己毫无帮助,他不会因为知道这是一场梦而放弃来自本能的挣扎。该有的痛苦一丝不少,毫不客气地侵袭紧绷的神经。
刺骨的寒冷贯穿身体时,一只粗糙却温暖的手盖住Snake的额头,尽管那一点点温度救不了他。
浑身猛地颤抖了一下,Snake皱着眉睁开眼睛。

“做噩梦了?”那只放在额头上的手的主人——Big Boss轻声问道。
短暂的一瞬间Snake以为自己还没醒来,他定了定神,确认眼前的人确实是Big Boss。他们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两年或者更久,Snake记不太清楚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有点费劲地挤出这句话,Snake的声带里掺着一点干哑。
“一分钟前。”蹲在沙发边的Big Boss站起身,Snake也从勉强够自己躺下的沙发里坐起来,刚经历噩梦后心跳还有些急促,Big Boss则走到桌子旁,往茶杯中倒水,“梦到什么了?”

“与The Boss战斗,”Snake不打算遮掩,“她把我从那座吊桥上扔了下去。”
Big Boss的动作顿住了,但在水满出杯子前恢复,转身把水递给Snake:“那真是非常久远的梦了。”

Snake接过杯子,很快喝掉整杯水,他确实渴了。
“我不知道这个梦跟实际情况有哪些区别,”捧着杯子稍微用力捏紧,Snake望着空空荡荡的杯底说,“就我的感觉来说,它很真实,像回忆属于你的记忆一样真实。”
Big Boss愣了一下,好一阵子才冒出一句:“是吗?”

Snake觉察到刚才的话像在怪罪,但他并没有,对Big Boss的最后一丝怨意早就消散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于是他抬起头看着那个人的眼睛说:“我习惯了,不过是自己感觉真实的记忆并不是真实,这没有那么难接受。”
Big Boss努了努嘴,苦笑了一下,在Snake身旁坐下,摘掉头上那顶深色的贝雷帽,看着他:“你的头发几乎全白了,我不戴帽子就有可能被你的士兵认出来。”
Snake侧身盯着对方并不比自己好多少的头发,终于露出一点笑容,隐约记起上一次见面Big Boss也说了差不多的话。
“不会被认出来的,甚至不会有人看到你,你的潜行技术可是一流的。”Snake用调侃的语气说,屋子里的气氛也随之变得轻松。

Big Boss笑了:“Outer Heaven的警备也是一流的,现在还真不好说。”接着他随意地握住Snake的左手并拉下手套:“这只手还好用吗?”
随着研发组的进步,那只陪伴Snake经过无数战斗的机械臂被新技术替代,现在用的是看起来几乎与人手无异的仿真手臂,再加上额头里的弹片已被取出,脸上的疤痕淡化在逐年增长的皱纹中,他们两个在外形上越来越接近了。

“不夸张地说,比我的真手还灵活,多数时候都意识不到它不属于这副身体。”Snake突然想起什么,犹豫了一下,问:“据说Kaz终于使用仿真义肢了?”
“毕竟他在当教官,不能亲身示范始终不太方便。”Big Boss正逐个查看生化手的指头,“Ocelot告诉你的?”
“我有自己的情报来源途径,跟他们两个很久没联络了。”Snake没有自觉地叹了口气,后仰靠进沙发背垫中。

“看来你很清楚他们的动向。”Big Boss似乎不打算追问所谓的“情报来源”。
“没有你清楚,我不介意从你那里听到老朋友的近况。”Snake半眯着眼,最近他很容易感到疲倦,尤其是现在天还没亮。
留意到Snake的状态,Big Boss整理了一下沙发上的靠垫,让半躺的姿势能更舒服些,一边说:“他们可比我们年轻,Kaz很享受他的‘教育事业’,Ocelot则在继续他最拿手的工作,两个人都精力充沛。”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意识到跟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Snake调侃道:“毕竟,‘传奇’是不会老的。”

Big Boss笑着摇摇头,两根手指从上衣口袋里夹出一根雪茄,Snake在他将雪茄叼在嘴里前夺过了它。
“你不是早就戒了?”被夺走爱好的Big Boss有点诧异地问。
“所以不要在我面前抽。”Snake把雪茄重新塞回Big Boss的口袋,“说起来,你是来干什么的?什么样的特别任务需要你亲自过来?”

“噢,我差点忘了。”Big Boss伸手拉过桌边的椅子,Snake这才发现椅子上摆着一个简单包装过像是礼物一般的盒子。
不等Snake开口,Big Boss边说边拆开那个盒子:“前两年就有这个想法,却总有不凑巧的事让我没能在当天想起来。”
不明白Big Boss在说什么,Snake有点好奇地凑过去,这才看清盒子里装着个小蛋糕,旁边还摆着几根像是生日小蜡烛的东西。
那确实就是小蜡烛,Big Boss随手抽了几根插在蛋糕上,掏出打火机点燃:“生日快乐。”

“嗯?”Snake愣住了,仔细想了想日期,说:“今天并不是……”
“不是我的生日,”Big Boss打断他的话,“是你的。”
“…………”
这一刻有些尴尬的沉默徘徊在两人之间,Snake想说什么,但他光处理“到底是谁的生日”这个信息都费了一些功夫。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Big Boss无奈地开口:“我……做了毫无意义的事吗?”

“不,不是毫无意义。”Snake即刻否认,却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只是,现在我能记住的只有关于你的事,没有余力去找回关于‘我’的那部分。”顿了顿,Big Boss露出了他不想看到的难以形容的失落表情,“对不起,Ishmael,”Snake用了自己专属的这个称呼:“我想最好还是不要试图找回Medic的人格,这样我才能继续做Big Boss。”

“……很抱歉。”显然,Big Boss不知道怎么应对目前的状况,“这是一个糟糕的主意,我这就处理掉……”说着伸手去拿那个小蛋糕。
Snake先一步抓住他的手腕,并凑上前“呼”地吹灭了蜡烛。
Big Boss看着Snake,脸上挂满疑惑。实际上Snake也不确定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只是本能地想接受来自这个人的好意。“蛋糕看起来不错,”他说,“不要浪费了。”

Big Boss似乎终于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后舒展开的笑容像他年轻时一样明朗。Snake意识到并不是完全失去了属于Medic的部分,Medic喜欢这个笑容,Snake也喜欢,关于这个笑容的所有回忆,是属于他自己的。
这个想法令Snake短暂地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Big Boss其实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只是比身为Medic时更加了解这个人。

就算仅仅是一个错觉,也令Snake感到与面前的人更为贴近,他不由自主地盯着Big Boss那只蓝眼睛,低声说:“谢谢。”
Big Boss自然地把手搭在Snake的肩膀上,倾身靠近,用额头轻轻贴住Snake的前额:“你永远,不必对我说这句话。”


fin

评论
热度(40)
  1. RX_Eden_IHTW233普拉姆大王 转载了此文字
    为了方便每日洗脑转载一下比较好_(:з」∠)_bushi

© RX_Eden_IHTW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