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不混漫威谢谢/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幻想型人格/微笑抑郁症/轻微强迫症(麻烦你们查一下真正的强迫症是什么谢谢)/妄想症/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喜欢欧洲文化

AC圈我最雷海鲜组
吃不下去,看到这一对我就莫名想吐(没有要引战的意思)
比较雷油炸法棍和EA
吃不下去,看的眼睛疼
油炸玫瑰要是写不出什么比较富含深意的东西我也看不下去
不要试图给我喂骨科的安利
御姐组我也吃不下
八爷绝对不能是攻
MA不能逆
LE不能逆
HC不能逆
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FF7吃不下SC
耻辱吃不下道德左位
以及所有含有界外魔的CP
使命召唤我什么都吃[哭泣]
饥荒吃不下麦威
至于魔女之家/狂父/IB统一只吃百合
所以,能不能请所有想和我聊天的人先看一

【MGS】献给Boss的花

天生弱虫:

少年再一次整理他的衣襟,这已经是他这十分钟里第三次这么做了,明明是合身的制服他却忽然觉得领口勒得叫他无法呼吸。他手捧着花束,那不适感扰得他心烦意乱,但他只能无可奈何地拉扯自己的衣领搔搔头,继续等待。


又十分钟后,少年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每一步都走得平稳又安静毫不拖沓,鞋底贴合在地面时没有一丝沉重感,跨步的频率也是那么令人舒适。再近一些,他感受到空气改变了流向,安抚着他紧张躁动的心,清爽的肥皂味飘进了少年的鼻腔,即使是军队统一发放的东西此时闻起来都像是精心调配过的香水。他早已知道了是谁将来到他身边,于是他挺直脊背,等待自己的名字被温柔地呼唤。


“Jack?”


少年转过身,向他等待的人敬礼,然后激动却又羞涩地说:“下午好Boss,我听说你昨天回来了,所以我想你今天会在。”


被称为Boss的女人站在阳光下,她有着一头柔软齐肩的金发,年轻美好的胴体被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覆盖着,圣洁的仿佛落入凡间的天使。她对着少年微笑,笑颜明媚,陌生人绝无法想得到这就是被称为“特种部队之母”,被授予“The Boss”称号的女人,她用温柔的英伦腔询问少年:“要进来坐坐吗?或许你想为你的花找一个合适的花瓶。”


Jack眨眨眼,他的制服又变回了合身的制服,连同他的身体都变得轻盈。他将那束精心修剪过装饰过的花捧上前,红艳的花冠映在Boss那双水蓝色的眼睛里,少年的声音里充满敬仰与爱慕:“Boss,节日快乐。”


1952年5月11日,那天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17岁的Jack将一捧红色的康乃馨献给了传奇的“The Boss”。


 


时间如画册般被翻过,伤痛与流血已经褪色变得模糊,唯有那一缕金发依旧鲜明。


1953年2月14日,Jack起了个大早,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试图寻找出和去年的自己不同的地方。室友们见他如此认真便上来调侃他打算向哪个姑娘表白,是新来的护士还是成绩惊人的狙击手,不过他们都知道答案,Jack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Jack趁着午休的时间溜了出去,今天不止他一个人这么干,但他是计划最久的,早在一天前他就预定好了鲜花,半个月前预定好了餐厅的座位,而在他十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Boss时他便计划起当他成为男人时该做些什么。


世界上不再会有Boss那样的女人了,Jack深以为然。当他想到Boss时他无法用准确的语言去形容她,他只是无限地赞叹,然后为自己遇到她而感到庆幸,仿佛与她相遇前那十五年的苦痛都已被抚平,他不幸的童年成为了别人的故事。


到花店时花店里不出意外扎满了想要向心仪的姑娘求爱的士兵,Jack拿到了他预定的花,他等待了太久,终于在这一天他能够为Boss送上娇艳的红玫瑰。


看着手中的玫瑰,Jack忽然觉得他的人生竟是如此简单,他在这样年轻的年纪便已经遇到让他倾慕一生的女人,她像母亲般关爱他呵护他,倾其所有将他培养成优秀的士兵,她又是如此美丽,当她出现在Jack的视野中时,其他的事物便黯然失色了。他早已发誓,自己要竭尽所能像Boss爱自己那样爱她,像Boss庇护他那样保护她,Jack确定自己的心意不会改变,他的余生都将伴随Boss左右。


Jack推开花店的门,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他踏出这甜蜜的小屋,等待他的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玫瑰散去,化成灰烬,留在手中的只剩冰冷的爱国者。


他是一条裸蛇,追随着他一生的光经历阴谋与杀戮,在坠下的河流中被迫面对自己犯下的罪孽,他终于爬行到她的身边,一个传奇,一个叛国者,独一无二的Boss此时触手可及,他却不能亲吻她拥抱她,而是用枪指着她的胸口。


Snake感到疲倦,他用仅剩的左眼注视着倒在花丛中虚弱地等待死亡降临的Boss,她依旧美丽又神圣,神态平和得如同将离开凡世回到天堂。此时Snake依旧清醒地知道自己不会再遇到Boss这样的女人了,世界上也不会再有第二个Boss了,他能做的只剩无力地嘲笑那个刚刚成年自以为成为男人的自己,竟曾相信自己的人生会简单度过。


他最终扣动了扳机,Boss在他的眼中消逝,血染红了坚强的白色野花,再没有红色康乃馨,没有红玫瑰,Snake最后为Boss送上的只有血红的圣星百合花海。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在日历上这是空空荡荡的一天,这是不必去悼念不必去感恩,今后也不会有人纪念的日子,在漫长的迷雾之中光明若隐若现,他循着那条路前行,步路蹒跚。当他终于睁开眼时,模糊不清的视线中他仿佛又看到了那无法忘怀的身影,他看到了那抹金发逆着阳光,在她的手里是一束白色的野花,曾伴她入眠的圣星百合。


Snake试着抬起手,他听到了音乐,歌声里是对上帝的质疑。当他的手指如他所愿做出动作,眼前不再迷雾盘绕时,他醒了过来,死者不会复生,坐在他床边的人有着和Boss相似的眉眼,但那终究不是他执着了一生的女人。


“Ocelot……”


金发的男人听到那微弱的声音时怔住了,Snake从没在他的脸上看到过那样的表情,他几乎从Ocelot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如同Snake坠入梦境,背负污名离世的传奇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将要再次称他为Jack。他眨眨眼,Ocelot又恢复了Snake熟悉的模样,他将手中的花放进Snake床前的花瓶中,对他微笑:“下午好Boss,欢迎回来。”


Snake,这位士兵中的传奇,得到了超越他的老师“The Boss”得到“Big Boss”称号的男人,他从沉睡中苏醒,微微扬起嘴角,声音沙哑地说出令人怀念的话语:“Kept you waiting ,huh?”


 


 


——THE END——


 


 












【我还是活着的一条虫!】


BB和TB那种感情好难描述,我觉得我写的更多像恋人,缺少母亲的那种感觉……查了下年纪,BB遇到TB时她还是很年轻的姑娘呢!感觉真奇妙


 



评论
热度(30)
  1. RX_IHTW233天生弱虫 转载了此文字

© RX_IHTW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