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E敖】一场

我!炸!了!

AmbitionFall:

·与真人无关

·发点糖,十分励志,传递正能量!

·吧关注五百贺,不过很短

·这个梗还会有第二次的,大概字数会在8000-1w

·一边听donut hole一边写你们懂这是什么酸爽感觉吗?手指fly!

·可能有点意识流,有没看懂的地方给我留言我会解释哒


 
 


一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就是“你好”“你好,我是你的粉丝”“哈哈哈是吗好巧啊”这样,用一些毫无意义的语言做了开头,然后用坎坷的过程去酿造一瓶酒,不记得最初摘下的果子是甜是苦,待酒酿成后灌了一大口。


 
 


酒已经成了醋。


 
 


酸,苦。


 
 



 
 


老E还记得敖厂长在MC实况视频的结尾放的烟花,他甚至把那句“AOAO love you”截了图存起来。不过同时他也十分清醒地认识到,那个you根本不是专指谁——或者可能是专指谁——他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不过他并不是微不足道的,也许敖厂长在众多观众中发现他的存在还会有不一样的情绪。不过他现在隐匿在人群当中,看着刷满屏幕的表白,对那些他不认识的人的表白,偶尔会看到几句“敖敖我爱你”或者“敖缘凤我喜欢你”之类的飘过去,他却没有胆量去做其中一员。


 
 


老E觉得自己很不容易,所以每次看敖厂长的视频他都会将手塞进口袋里握成拳,不让它们去触碰鼠标或键盘,生怕一不小心……这种憋屈让他有些疲惫,但更让他疲惫的是敖厂长的声音。他带着耳机,不让那些口音很重的话从耳朵里漏出去,他每次都觉得屏幕上出现的不是Steve那只拿着各种各样东西的手,而是另一只。


 
 


手指修长,皮肤白皙。


 
 


哪怕只是这种模棱两可的形容词,可以用来形容任何一双好看的手的形容词,老E想起的却只有一双。说不独特还是很独特,说很独特其实也没什么独特的地方。


 
 


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一个人是老E,一个人是敖厂长。


 
 


老E叹着气关掉视频,他需要打开游戏调整心情。


 
 



 
 


老E假设过,如果敖厂长没有发表那些自负的言论,如果他能选择一忍再忍,那两人之间会不会好很多?没有粉丝骂战,没有永不合作的宣言……没有那一次畅谈。老E突然发现历史之所以是历史是因为它根本无法改变,不管你未来做出怎样的假设想要推翻它都是不可能的,类似于给你许多个选项,但是不管你选哪一个,结局已经注定无法改变。


 
 


历史是发展的必然。


 
 


老E不想被任何东西束缚,他有时候会想不起敖厂长到底长什么样,他有时候会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就像一切都是虚假的,天地混沌一片,地球转动过的这么长的时间都是在某种外星生物的梦里出现的。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便会想要验证自己的真实性,想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幻想。


 
 


但只有幻想不被束缚。


 
 


它可以去往任何地方。


 
 



 
 


像一些事情其实很奇怪。


 
 


老E本以为他和敖厂长和解后一切都会变好,他重新开始做视频,可以和敖厂长互相捧场,在评论区里肆无忌惮地聊天。


 
 


可是粉丝还是在掐架,他和敖厂长如同异地相会的故友,坐在茶馆里聊着近事往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告别,各奔东西。


 
 


老E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怎样的结果,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太容易让人迷失本心,在霓虹灯点亮的夜里多少人怀着一颗孤寂的心渴望一个精神的家园或灵魂的归宿,可惜等到第二天天明,一切复原,夜的喧嚣迷乱在被白日照亮后变得沉静而冷漠。


 
 


MC真是一个乌托邦,白天山清水秀,夜晚虽然危险重重但是你大可以躲在家里睡一觉。


 
 


老E不知道MC玩家是冲着MC的什么特点去的,不过他觉得如果自己开始玩MC,大概是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厌倦。


 
 


想要一个“我的世界”。


 
 


然后他和敖厂长会有更多的话题可聊。老E愉快地笑了起来,然后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真的会聊吗?


 
 



 
 


老E和敖厂长之间是不能计算谁给谁带来更多伤害的,因为他们对对方都用了最坦诚的态度,一切伤害会在真诚中融化,渗入地表而不是沿着他们的腿向上爬。


 
 


老E没有见过敖厂长本人,他不想见也不敢见。他怕克制不住自己去拥抱敖厂长的冲动,他怕自己去那双黑眼睛里寻找自己的存在,哪怕只是倒影。


 
 


他认怂。


 
 


这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人之常情罢了。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爱你,否则我就不是爱你了,而是普通的喜欢你。


 
 


老E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你大可以满世界去宣扬你对某人的喜欢,但是爱应该被留在心底。


 
 


他觉得自己爱敖厂长,所以他对敖厂长形成了固有的疏离。这种表面上我疏离会让他把敖厂长保存在一个其他人找不到的地方。


 
 


甚至有时候他自己也会忘了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


 
 


等到他不爱敖厂长了,他就可以找一个喜欢的人结婚,然后他可以慢慢爱上那个人。


 
 


敖厂长会有他自己的生活,但在老E看来,敖厂长已经死在了历史里。


 
 



 
 


“老E。”


 
 


“嗯?”


 
 


“你心不在焉的。”


 
 


“哦,对不起。”


 
 


“……在想什么?”


 
 


“不该想的东西。”


 
 


“那就不要想啊你是不是傻?”


 
 


“你才傻你个傻叉。”


 
 


“你现在好一点了吗?”


 
 


“嗯?什么?”


 
 


“别想他了,玩游戏吧。”


 
 



 
 


单靠感情人是活不下去的。


 
 


老E不敢问敖厂长。


 
 


“你还是我的粉丝吗?”


 
 


“我们还是朋友吗?”


 
 


他怕得到肯定的回答。


 
 


那说明他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老E不记得敖厂长跟他是怎么搭上线的,他不敢相信敖厂长会喜欢他这么多年。


 
 


因为敖厂长可以说喜欢他的视频、喜欢他的解说风格、喜欢他的为人……但他说不出“老E我喜欢你”,两人付出的感情如果不是对等的,那必会让用情更深的人处于无奈的境地。老E深陷泥潭,无法拔足。


 
 


你看现在,连神奇陆夫人都和敖厂长有了互动,从最开始疏离的一声“敖兄”可以直接叫“厂长”了,这不算关系不错吗?毕竟你不能期望陆夫人叫敖厂长“敖敖”对不对?


 
 


但是老E他自己呢?


 
 


他和敖厂长有很多往事,他记得两人的亲密也记得两人的相互置气。


 
 


你看“记得”这个词,用得多好啊!清楚地表明了这一切仅仅是回忆。


 
 



 
 


总有一天老E会忘了敖厂长的模样、忘了敖厂长那双美丽的手、忘了敖厂长的声音。他也不再是网络上粉丝众多的老E,他只是张驰。


 
 


年轻时的感情尽数流失,然而在一开始就已经答应了不记得失,那便不要在失去后后悔。


 
 


既然他们不曾见过面,那以后也是不会相遇的吧!


 
 



 
 


对于老E来说,拥有敖厂长并不代表拥有一切,失去敖厂长并不代表失去一切。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一个人的分量真的是太小了,有如鸿毛,轻飘飘地落下来,能有多重呢?


 
 


但是为什么这么痒啊?老E挠了挠心口,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个空洞。


 
 


有一种告别连再见都不用说,是吧?


 
 


老E在某一天选择放下这些胡思乱想,他眼前的道路必将更加宽广。


 
 



 
 


只不过老E不知道敖厂长也在某一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安静地想着这些问题。


 
 



 
 


每个人的结局都是美满的,痛苦发源于内心,只要认定了自己的幸福就感受不到痛苦。


 
 


当老E成为张驰。


 
 


当敖厂长成为敖缘凤。


 
 


他们就能把这些不愿再度回首过往看作别人的故事了。


 
 


最多付之一笑。


 
 


Fin.


 

评论(7)
热度(60)
  1. RX_Eden_IHTW233AmbitionFall 转载了此文字
    我!炸!了!

© RX_Eden_IHTW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