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一千年以后「双A组」

本文为了突出唯美效应BUG巨多
不喜勿喷
——————————————————————————————
         ——请原谅我。也许你会怪我,当你醒来时,已经不在你身旁。可我的爱会永远留在你的身边。请不要悲伤,因为你可以真正 地用一个人的感情来爱了。 

        千年前,他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千万人之中的一个;千年前,它是科技发达诞生的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千年前,它在他的身边,陪伴着他度过每一个孤独,每一个寂寞的日子。

        千年前,他让它在身边,感受着不同于之前的生活,无趣且重复的日子。

         然而,千年之前,他爱上它,它亦爱上了他。

         它产生了本不能拥有的情感,他爱上了他不能爱上的人……

         他不甘心它因为产生感情而死机,他请人为它移植芯片,让它成为真正的人类。

        可是,机器人变成人需要千年的时间,它沉睡了千年,而他,早就如尘如土飘零各处……

        千年后,他们又再次相见……

        展开了一场只属于他们之间的千年的爱恋……
——————

        太阳从东边缓缓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Aiden Pearce猛然睁开翠绿色的眼睛从床上起来,七岁的他依然成熟稳重。

        Alex Mercer一夜未睡,他的银蓝色眸子依旧清冷,二十七岁的他稳重残忍。

       Aiden Pearce换好自己一成不变的面罩和风衣,背上书包向着学校走去。

       低着头想着最近一直做着的梦。

        他是个小小年纪就已经被牵扯进了帮派斗争的孩子,他知道很多事情,因此他从来不会信什么不科学的事。

        他知道很多事情只不过是人们虚构出来的而已。

        他梦见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一个男人,那眼神里,是慢慢的期待与爱恋。

        他梦见自己时不时用手边的毛巾为男人擦汗,为男人喂水,那眸子里都是小心翼翼。
平日里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扬起一抹弧度,笑笑,这个梦真的太奇怪了……

        Alex依旧是皮夹克灰兜帽和一件衬衫。

        随便伸出一根触须在自己房子的不知哪个角落里吸收了之前预备的食物,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

        他是一个制造混乱的病毒,他从不懂感情,也不需要明白。

        他永远不会因为感情而影响他的行动。
他坐在高楼的顶上上看见了一个从人群中经过又格格不入的小孩子。

        他看见对方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不自觉的扬起了自己的嘴角,银蓝色的眸子里也是喜悦。

       他用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愉悦心情注视着那个孩子直至他消失在视野当中。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Aiden和Alex在放学路上再次碰到了。

        Aiden压低了自己的鸭舌帽,结果不小心撞到了从他对面对来的Alex。

        如果是别人,Alex通常是会直接把人吸收掉。

        如果是别人,Aiden一定会淡淡地说声抱歉然后离开。

        事实是——

        Alex看着眼前这个早晨见过的孩子一脸紧张便莫名地消了气。

        一脸淡定的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会记得一个路人又莫名的开口:

       「小心。」

         Aiden仰头用翠绿色的眸子在男人身上停留了一秒觉得任何道歉的话都不必出口。

        保持着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脸冲着对方点点头然后拉下面罩,真心的开口。

       「谢谢。」

        偶尔有两个人在千万人偶然遇到,大概也会是这种情景吧。

        Aiden在难得没事做的夜晚完成作业然后上床准备睡觉,默念今晚一定不要再做那个乱七八糟的奇怪的梦了。

        果然,他没有再做那个梦。

        可是,他做了另外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搬回家一个机器人,他们生活在一起。

        他们睡一张床,吃一锅的菜,穿同一款休闲装。

        然后,他爱上了它。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它——是他今天遇到的那个大热天戴着兜帽的男人。

        Alex终于偶尔有一天可以安安心心地入睡了。

        他莫名的睡得特别沉。

        他莫名的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是一个机器人,和他的主人住在一起。

        他们睡一张床,吃一锅的菜,穿同一款休闲装。

        然后,它爱上了他。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他——是他今天遇到的那个有着比翡翠更为剔透的眼眸的小孩子。

        上天或许就喜欢开些玩笑。

         Aiden从未想过他会在做了那个梦之后紧接着遇见那个兜帽男人。

        Alex也从未想过他会偶尔做个梦然后又一次遇到了那个成熟孩子。

        不像第一次见面,只有男人静静的望着孩子。

        不像第二次见面,只是男人和孩子擦肩而过。

        目前第三次见面,只有男人和孩子莫名尴尬。

       夜晚静静的来临,与大街上的灯红酒绿不同,Aiden的卧室里昏黑一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会想起那个男人,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三番两次梦见那个男人。

        Alex呆在他冷清昏暗的房间里,摇着手里的啤酒望着窗外的热闹轰鸣。

        他不清楚没有感情的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孩那么感兴趣,成为病毒后做的第一个正常的梦是梦见了他。

        爱神丘比特或者牵红线的月老与周公合作,为他们解开千年前没有结果的爱恋。

        千年前的记忆如书卷般展开,色彩斑斓的画笔为他们描绘曾经的过往。

        他为它守候百年,终不过化成尘土。

        它为他沉睡千年,只为幻化成凡人。
千年后的记忆平常的简简单单,只不过一次两次三次的偶尔擦肩而过。

        它只为他拥有过去情感,为他展开心扉。
 
        他只为它拥有过去记忆,为它铺展真实。

        他和他终将会执手千年,不离不弃。
                                                                             -------END-------

评论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