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同居三十题〈RipperFrye〉 01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smoke
渣文筆,OOC〈smoke
太太們就隨便湊合著看看吧〈smoke
就是滿足一下自己想吃Jacob x 幼JTR的幻想〈smoke

同居三十题〈RipperFrye〉
1相拥入眠
       「嘎吱——」
        刺耳的開門聲在簡樸的小房子中傳開,驚醒了客廳裏為了等Jacob回家卻又抵擋不住睏意而趴在桌子上睡著的Jack。
        Jack朦朧地睜開雙眼,臉頰微微泛紅——一看就知道睡蒙了,他猛地從椅子上跳下,但是因為身高不夠和剛剛驚醒的原因就跟從椅子上滑下沒什麽區別,毫不例外地和地板與桌角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Jack吃痛地捂住鼻梁和額頭,眼角溢出了一點眼淚,他抹抹眼淚,撐起身子,就跌跌撞撞的跑向了門口。
        「Jacob——」
        「碰——」
         喝得爛醉的Jacob因為醉酒的無力,本想很普通地關好門,但是整個人卻在握上门把手的那一刻華麗麗地撞上了門,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於是Jack看到的場景就是黑鴉幫老大正毫無形象地從地板上吃力爬起,翻了個身,就直接龜縮在了牆角,看樣子大概是準備直接在地板上過夜了。
       「Jacob你又去酒館廝混了!你上次不是答應我不會再喝醉了嗎!而且,你怎麽又睡地板了!」
        Jack立刻衝到了Jacob的身邊,扯著Jacob肩上的披風,試圖把Jacob拖動。
      「哦,Jack!饒了我吧!我就睡著最後一次!最後一次!我保證!」
         Jacob胡亂地拍掉了自己肩上的一雙小手,舉起雙手向Jack投降,不過從他的語氣來看是一點誠意都沒有。
       「你休想!上一次你是這麽說的!上上次你也是這麽說的!在這樣我就告訴Evie了!」
        Jack扯地更用力了。
       「你要是不上床睡覺我就陪你睡地板了!」
       「Jack!別!你還小!快上床睡覺去!」
         Jacob有點慌了,誰知道Evie會不會在明天突然降臨,要是Jack感冒了……
       「不!我就要留下來陪你!還有,我不小了,我已經8歲了!」
        Jack強硬地鑽進了Jacob的大衣裏,雙手環上了Jacob的脖子,整個人伏在了Jacob的身上,把頭埋進了Jacob的頸窩裏——有一股濃濃的酒氣——很快就睡著了。
       「哦,Jack,你真是個小惡魔。」
         Jacob看著伏在自己胸口的孩子,無奈地嘆了口氣,把大衣緊了緊,感受著頸窩裏均勻的呼吸,抱著Jack也睡著了。

        第二天,難得從印度回來視察情況的Evie滿頭黑線地看著在牆角睡得正香的兩人。
        Henry悄悄地看了看自家老婆,默默地嚥了口口水,退到了房子外。
      「Jacob——!!!!!」
       Evie把Jack從Jacob懷裏抱了起來,對著Jacob就是一腳。
      「Evieeeeeeeee——!!!」
       Jacob表示自己受到了重度精神驚嚇,直接從地板上跳起,搖搖晃晃地跑向窗口就是一個信仰之躍。
        正躺在稻草堆裏曬太陽的Henry只覺得有一大團黑色的東西砸了下來。
      「阿嚏!」
        Jack在Evie懷裏朦朦朧朧地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噴嚏,看起來像是感冒了。
       「Jacob——!你給我回來!這就是你帶孩子的方式?!」
        Evie抱著Jack從窗口也來了一個信仰之躍。
      「Aaaaaaaaaa——!!!」

评论(22)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