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不混漫威谢谢/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幻想型人格/微笑抑郁症/轻微强迫症(麻烦你们查一下真正的强迫症是什么谢谢)/妄想症/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喜欢欧洲文化

AC圈我最雷海鲜组
吃不下去,看到这一对我就莫名想吐(没有要引战的意思)
比较雷油炸法棍和EA
吃不下去,看的眼睛疼
油炸玫瑰要是写不出什么比较富含深意的东西我也看不下去
不要试图给我喂骨科的安利
御姐组我也吃不下
八爷绝对不能是攻
MA不能逆
LE不能逆
HC不能逆
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FF7吃不下SC
耻辱吃不下道德左位
以及所有含有界外魔的CP
使命召唤我什么都吃[哭泣]
饥荒吃不下麦威
至于魔女之家/狂父/IB统一只吃百合
所以,能不能请所有想和我聊天的人先看一

监禁生活15题「JTR/Jacob」1—5

這對真好吃〈smoke
這對的糧真少〈smoke
挂不上外網的人忍不住默默地砸手機〈smoke
學校不允許帶電腦〈smoke
寫的很渣〈smoke
OOC〈smoke
小學生文筆〈smoke
沒糧自產〈smoke
打算等寫完15題之後開一個長篇的工業糖精〈smoke
大概就是補全育婊沒有給出的劇情〈smoke
「Jacob往死裏慣,JTR往死裏傲嬌」〈smoke
寫起來會感覺像《綠山牆的安妮》一樣〈smoke
P.S.題源來自@【Nameless。淑懿】
OS:望太太不要介意

1.犯罪者
        Jacob年輕時就是一個犯罪者,當然,那些為了兩個組織鬥爭而犯下得罪不值一提。
        但是當他收養了JTR之後……:使當地居民陷入恐慌,培養出了一個殺人魔,間接性地摧殘了倫敦兄弟會……
        現在的Jacob就在陰冷潮濕的地牢里,蜷縮在骯髒的牆角,憂傷的想著自己犯下的罪。
        但是罪已鑄成,後悔也是無濟於事,就好像當他被JTR丟進這個牢房時,再也無法逃出去一樣。
2.歌声「本題重度OOC」
        JTR一直很喜歡Jacob唱歌,這與Jacob唱的歌詞無關,他喜歡的僅僅是Jacob的嗓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很迷人的一種嗓音。
………………
       「You're just like singing right now!」
       「Jack,you sick!」
3.水
       「嘩——」
        監禁的第一天早上,迎接Jacob的是一大盆的冷水。
        Jacob就差被嚇地跳起來了,但是冰點的氣溫和薄薄的衣服限制了他的行動。
        也不知是環境的惡劣鈍化了他的感官還是Jack的潛行技巧太過於高超,本來早應該驚醒過來的他,卻白白地捱了一盆冷水。
        倫敦的冬天異常地冷,而Jacob卻僅僅在襯衫外面披了一件看起了很繁雜的大衣。
        冰冷的水從脖頸處進入,浸透全身,突如其來地刺激讓Jacob劇烈地咳嗽了起來,甚至還呛了水,幾乎是要講整個肺磕出來。
        JTR清楚地知道大衣有多薄,因為他穿的和Jacob是一樣的款式。
        Jacob略略瘦弱的身體被黑色的外套包裹著,蜷縮在角落裏。
        JTR靠近了自己的養父,不顧對方還在咳嗽著,直接吻了上去。
4.逃离失败
       Jacob自进了地牢以来没有一天不是在想着如何逃脱的。
        然而现实给他的只有身上的衣服与Jack粗暴的照顾。
        Jack已经有整整两天没有来看他了,不管外面是出了什么事,这可是一个出逃的人好机会。
        Jacob这么想着,一边把自己衣服上的一个扣子拆了下来,谁也不会想到那枚扣子是用铁丝钉上去的。
        铁丝在锁的内部一排排地划过弹子,最终定格在了轻微的「咔哒」声中。
        Jacob小心翼翼地抽出了铁丝,缓缓地拉开了铁门,门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在安静的诡异的地下室中显得异常的刺耳。
         Jacob蹑手蹑脚地从门与墙壁的夹角里钻了出去,他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人。
        他忘了自己的背后。
        JTR轻轻地从Jacob的背后来了一个无情击晕。
       「我的老师,你又是何必呢?」
5.温度计
Jacob覺得自己大概是發燒了。
        身體很燙,但是四肢冰冷乏力。
        哦,這也沒什麽不對啊,不是嗎?
        倫敦謎一般的鬼天氣,地牢的陰冷潮濕,在加上Jack粗暴的照顧手法和性愛,還有自己身上薄薄的外套,發燒了真是一點也不奇怪。
        Jacob的腦子已經燒的有點迷糊了,他本能地抱緊了自己,有意識無意識地往牆角裏蹭,嘴裡還在楠楠地念著諸如「Evie…where're you……」的句子。
        Jack很合时宜地出現了。
        他眯了眯眼,把Jacob從地上打橫抱起,軟綿綿輕飄飄的,一點也不重。而後者則使勁地往他懷裡鑽,主動地環上了他的脖頸,喉嚨裏發出了類似嗚咽的聲音。
        Jack把他放到了一張乾淨的病床上,然就忙著找藥去了。
        病床上沒有被單,Jacob就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服,蜷成了一團。
        Jack還帶了一個溫度計回來。
        41℃。
        看著自己面前因發燒而說著胡話的老男人,Jack突然有點心疼。
        Oh,oh,oh,shit!你他媽到底在想什麼鬼東西!他這樣純粹是他自己活該!是他自己作的!這是他應得的報應!
        Jack暗暗咒駡著自己,看著自己眼前拒絕吃藥的老男人,直接以親吻的方式灌了下去,而老男人在掙扎了幾下但是被Jack緊緊地禁錮住之後就妥帖了,安安靜靜地把藥吃了下去。
        Jack看著眼前這個呼吸逐漸趨於平穩的老男人,默默地把自己那與Jacob一樣的外套脫了下來 ,蓋在了Jacob的身上,鎖好窗戶和房門,離開。

评论(4)
热度(42)

© RX_IHTW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