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花吐症「Evie/Shao Jun」「現代AU」「下」

終於擼完了——
累——
文感極渣——
悄悄的說一聲——
同居三十題棄了——
_(:P」∠)_——
       得了花吐症的兩個人,喝酒的喝酒,關門的關門。
        然而機智的Ezio早已看透了一切。
        他覺得他有必要 把自己當年撩妹技巧傳授給邵雲「劃」給邵雲開導一下。
        得了吧,大導師,你就不要指望自家徒弟會是上面那個了。
        於是在享用了邵雲做的早餐之後Ezio就認真地打扮了自己一番,然後開啟了鷹眼去了唐人街找邵雲。
        嘿,你別說,Ezio這個樣子讓Altair以為他跟着哪個妹子跑了,然後裝作沒看見的樣子一路跟踪著自己那不讓人放心的夜鶯。
        Ezio停留在了一家古色古香的酒館前,然後就懵逼了。
         這他*是個什麼鬼的情況?!誰能給他來解釋一下?!
        Altair有幸目睹了酒館內的情況。
        其實也沒什麽,就是邵雲被另一個妹子抱在懷裡以極其偶像劇式的方式親了一下而已。
        馬西亞夫的大導師湊到自家愛人身邊,不由分說地拖走了掙扎著的夜鶯,拖回了公寓,好好地疼♂愛一番。
        而酒館裏的兩人,正如大家所想,是Evie和邵雲。
        要是一定要講述一下酒館內的前因後果的話大概就是Evie在自己的房間同時也是邵雲的房間裏一邊不淡定地吐著花一邊細細的端詳著自己吐出來的冬櫻花時發現自己愈發地被花給迷住了然後就不知不覺的想起了邵雲穿著白袍的樣子 鬼迷心竅「劃」自然而然地身體就被大腦驅動著開啟了鷹眼找到邵雲然後學習了一下隔壁意大利小夜鶯的做法成功地一邊文雅地吐花一邊說著情話然後就用了意大利人的技倆成功的親上了邵雲。
        然後兩人的吐花的症狀就消失了。
        總而言之,現在,淡淡的百合清香已經在酒館內瀰漫開來了,邵雲整個人都埋在了Evie的懷裡,Evie看了看附近的圍觀群眾還有那一桌子的黑色曼陀羅和冬櫻花,一臉淡定地在眾目睽睽之下,撒下一把鈔票,一手摟著邵雲的,一手與邵雲的一隻手十指相扣捂在了自己的胸口,站了起來,不动声色地推開人群,回到了公寓。
        事了拂身去,深藏功與名。
       誰都沒有想到花吐症這麽容易就解決了
「或許算是後續?」
        才剛到了公寓,驚喜就從天而降。
        Shaun把一束別有深意的百合花递给了Evie。
        然而,驚喜還不止這些。
        公寓裏幾乎是人手一束百合花「而且還什麼顏色都有」全给了Evie。
        佛儸倫薩的小夜鶯〈揉著腰〉和皮皮的油炸甚至是把百合花從包裝里抽出來像天女散花一般,灑向Evie和她懷裡的邵雲,美名其曰什麼為「公寓裏又多了一對情侶慶祝一下」。
        甚至連Aiden•難得沒有看手機•面癱症患者•pearce都說了一聲「祝你們幸福」然後把手中的百合花递给了Evie。
        當 時 的 場 景 特 別 和 諧  ,相 信 我 ,真 的 特 別 和 諧
        然後邵雲就忍無可忍地捂著臉衝進了房間,Evie沒敢撬鎖,就著沙發上睡了一晚。
        由於負責燒飯的邵雲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才露面,公寓裏的人都餓了一晚上
       「Des:我沒錢!我沒錢!我真的沒錢!別看我!」
       「Aiden:我不負責提供飯菜」
       「Arno:我的法棍不便與人分享」
       「Jacob:我可以做仰望星——哇啊啊啊啊啊——」
         本著把廚房炸了都不允許讓英國人踏進廚房半只脚的原則,群起而綁之。
        「Jacob:〈QAQ〉Evie——」
        「Evie:〈撇〉活該」
END

评论(4)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