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R/R君,请多指教

欢迎扩列:2726284311

如果您喜欢玩类似D5或农药一类版权争议极其大的游戏,请不要关注我,我可能会不管你是谁当场撕逼

极度讨厌抄袭/极度反感D5/常年拖着一身的大坑不更新/日常在冷圈里萌上冷CP/英文书法爱好者/微笑抑郁症/喜欢欧洲文化

AC我雷海鲜组,油炸法棍,EA,油炸玫瑰,油炸骨,御姐组(八爷绝对不能攻,MA不能逆,LE不能逆,HC不能逆,Crossover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原味AD钙 WD圈我受不了秦狗和黑扳,谈不上多雷,就是吃不下
MGS我吃不下Vkaz,V猫,BBkaz,BB猫
鬼泣全部杂食

花吐症「Evie/Shao Jun」「現代AU」「上」

花吐梗「Evie/Shao Jun」
我已經儘量按照原版人物的性格去寫了
(ノಥ益ಥ)
OOC神馬的都是我的錯
(ノಥ益ಥ)
文筆渣也是我的錯
(ノಥ益ಥ)
「淚」「累」「淚」
(ノಥ益ಥ)
        這是一個很平靜的早上,邵雲依舊是全公寓內起的最早的一個人,四點半就醒了,五點開始給阿薩辛們做早飯。
        六點,是阿薩辛們的標準起床時間。
        Evie像往常一樣洗臉化裝上桌吃飯,順便再治一治皮的過分的Jacob。
        就在她對邵雲說著謝謝準備愉快地食用自己的蛋餅的時候,Evie突然猛烈地咳嗽了起來,然後吐出了幾朵花。
        邵雲雖然為人有些高冷,但是還是在Evie咳嗽的時候很貼心地給Evie地拍背,然後伸手接住了Evie吐下來的小花。
        真是悲劇。
        因為大天朝的人民沒有戴手套的習慣。
        Evie蒙逼的看著邵雲手中的幾朵淡粉色的花,邵雲也蒙逼地捧著手中的花,餐桌上的人都在蒙逼的看著邵雲手中的花。
        只有晚來作死的Jacob好奇的湊到自家姐姐身邊,然後吃了姐姐一杖。
       「嗚——」Jacob吃痛的捂住自己的膝蓋,怨念地望向自家姐姐。
       「……」
        整個飯桌詭異一般的寂靜。
        Desmond最先反應過來,掏出手機就是一陣猛戳。
        他在Wiki上看到病症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猶豫著要不要告訴邵雲和Evie。
       「……Des,說吧,你查到了什麼?」邵雲第二個反應了過來,把頭轉向了可憐的Desmond,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用餐巾紙包住了這幾朵小花。
       「……」Desmond咽了口口水,還是決定把真相告訴自己的祖先,「這是…花吐症…」
       「這種病症會使患者不停的吐花…只有與自己喜歡的人兩情相悅才能解除症狀……」
       「只是這樣嗎?」Evie似乎稍稍松了一口氣。
       「Eh——」Desmond默默地擦了一把冷汗,想了想把自己祖先複製到現代的高昂費用,覺得說完整可能更好,「要是…要是長期得不到自己所愛的人,就會…因花朵卡住呼吸道而死亡……而且吐的花越多…病情就越是無望……」
       「還有別的嗎?」Evie和邵雲很默契的在凝固的空氣中一起向Des發問。
       「還有…還有…如果另一個人接觸到患者吐出來的花,那麽TA也會染上花吐症……」Des深吸一口氣,念了下去。
       「!!!!!」邵雲的臉抽搐了一下,然後看向了自己的手,臉上鎮定自若,心中有一萬匹草泥馬狂奔而過。
        麻麻,我還有沒有喜歡的人!
        那麽,我可以罵街嗎?
        邵雲在心中默默地問自己。
       「……」一旁的Evie陷入了僵硬之中,身體與大腦瞬間失去了聯係。
        整個餐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不過,可以根據患者所吐的花的花語來判斷患者所愛的人。」Des彷彿看到了一絲希望。
        Evie和邵雲也看到了一絲希望。
       「Des!快查查這是什麽花!」邵雲和Evie再次開口,然而邵雲沒能說完整。
        她吐出了一朵黑色的曼陀羅。
        Des迅速把抱著花的紙巾扯了過來,小心的不碰到花。
        他絕望了。
       「這是冬櫻花…花語是……昰……是……東方的神秘……」
       「另一朵是…黑色曼陀羅…花語是無間的愛與復仇…即不可預知的死亡與愛……」
        東方的神秘……
        Evie僵硬地看向了邵雲……
        這一整栋公寓內的東方人也就只有Arbaaz和邵雲了,她是愛過一個阿三不錯……但是Arbaaz整天都浪蕩在外,她完全不了解他…那麽也就只剩下一個人了……
        她是不是把邵雲害慘了?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個百合啊餵!
       「Evie……?」Jacob小心翼翼地扶著Evie的肩膀搖了一下。
       「……」Evie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想吃蘋果。
       「……」邵雲選擇無聲無息地在眾人注视下離開餐桌。
        別攔我,我想靜靜。
        特麽誰敢問老娘靜靜是誰老娘就一繩鏢打爆他/她的狗腦!〈劃〉
        於是在兩人得了花吐症的第一天,邵雲去了唐人街喝了個爽,Evie則一整天沒有吃飯把自己鎖在了房間裏。
「預告:下一篇E叔出場」_(:D」∠)_

评论(9)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