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I_HATE_THE_WORLD_2_3_3_

这里是废,您也可以称本废为下划线君



ORZ……
认真地左思右想了一会……
本废做出了一个艰难的的决定!
以前的废总是为了量而忽略质,
所以,
本废决定了!
以后只重质不重量〈滑稽〈bushi
以及因为上学的原因决定进入潜水状态
各位太太可能会在各大评论区看到本废
但是本废暂时不产粮
毕竟只有学习上去了才能更愉快的产粮啊是不是?〈bushi
暂时不会产粮了
决定要混冷圈就要把文的质量提上去
不然怎么把更多的人拉入冷圈
P.S.不定期诈尸

这里有实话

爱情公寓最近红红火火

而爱情公寓的导演

其实是我先生{老师}的学生

这里接受各种八卦提问

请提问者聚集在评论区

事后我会把所有的问题与答复都整理一遍

我会尽我所能答复

P.S.想要来喷我装13的注意了

我所说的一切全部属实


当我们让救世主先生带孩子|17A{DA}|幼化AU|序章

暑假的长篇填坑计划就这么定了!

#当我们让曼哈顿的黑光病毒带孩子 这篇的话会抽空更新

至于上学时欠下的一屁股车债会尽量在暑假里还完

反正新坑就这么开始填了

大概定量两天一更

写的渣是我的锅。

字数统计:2600

————————————————

    夜。    芝加哥的夜一直都不宁静。

#Aiden视角

——————    

     “喂?新货到了,老地点。”    

       手机那头在不到十秒就挂掉了,Aiden的表情从始至终不曾有过一丝的波澜,翡翠般的眼睛依旧是那么地摄人心魂。退出了通话界面,关闭了屏幕,随意地在马路边抢了一辆车,就开始驶向目的地。    

       拉上面罩,压低棒球帽,黑进车门,敲晕车主,上车,关门,踩油门,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简洁,有力,行云流水,毫不拖沓,同时也没有对那位可怜车主的同情,不带任何的感情,整个人就如同冷冽的寒风一般,刮过的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没有人知道他来过,除了那位车主。

——————    

       事实上,Aiden才10岁。事实上,这是他干这行的第四年。事实上,他也是迫不得已才会这么做的。    

       他从刚上小学起就这么做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活下去,说明白点,就是为了钱。废话,没有钱怎么活。那时候,母亲是一个妓女,父亲是一个无业游民,两个人成天喝酒吸毒赌博,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那时候他们都还在(虽然不在会更好),后来父亲因毒瘾发作而失手捅死了母亲,当时的Aiden及时的抱着才断奶没多久的妹妹跑了出去,幸免于难。等到他隔了一天再次回到家中时,除了地板上的一滩黑色周围的一圈白胶带就什么都不剩了。    

       Aiden拒绝到孤儿院里去,小说里什么到了孤儿院院长是个超级大BOSS之类的剧情都是扯淡,真正的现实是孤儿院里活的更苦,院长从来都是个虚伪的人,只有在领导来视察的时候才会让他们好受一点,吃的饭菜可以和狗食媲美,穿的衣服一年四季也就是那薄薄的棉衬衫,行为自由被迫限制,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如果真的到了孤儿院里,他和妹妹一定会被分开,妹妹还那么小,怎么能缺少他的保护?   
        Aiden不敢想象没了他Nicky会是什么样子。    

       反正那些警察对于这些事情也只是会爱搭不理罢了,不去孤儿院也不会怎么样,那些公关部门可不会在意这些,于是六岁多的Aiden就独自一人带着年近两岁的Nicky继续在芝加哥的平民窟生存了下来。    

       在这个残酷的底层世界里,永远只有恶人才拥有生存的资格。    

       Aiden很快就和一个黑帮搭上了关系,学习了枪支等武器的运用,甚至还因此学会了开车和一些黑客技能。自此之后,Aiden的身体上总是会有那么两三道的弹痕或是一块块的淤青,都是在练习打斗时留下的,为了掩盖这些伤痕,Aiden为此简直费劲了心思,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别的什么不科学的原因,除了一次上体育课时被小小地怀疑了一下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很幸运地躲了过去。    

        在日常闲的没事干又不想接任务的时候,Aiden就会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尝试黑入遍布整个芝加哥与其周边地区的ctOS系统。几个月之后,他竟然琢磨出了一些经验,随后试图删除自己的资料备份,当然失败了。不知是出于年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他加入帮里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帮他清除资料,不过后来他也知道了只有地位高到一定程度的成员才能清除自己的资料,像他们这样的杂鱼是可要可不要的,完全没必要在乎。   

        Aiden就这样度过了四年,每天都是白天上课,放学后再去帮里接任务,当然,如果出了什么急事,Aiden就会选择逃课,毕竟他还得靠黑帮吃饭。 

——————    

       今天的交易点好像有些不对劲。    

       交易点是一个不小的酒吧,实际上这里面的地下会所别有洞天,是毒贩和人贩的常驻地,但也是冷冷清清的,为了防止被coy们突袭,每次都有严格的时间安排,所以人少完全不意外。    

       地下会所的环境自然不是很好,阴冷潮湿,到处都堆放着乱七八糟的纸箱,时不时也会有类似于老鼠蟑螂的生物路过,它们也不会多做停留。   
         Aiden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好像与往常无异,却又多了一点陌生的气息。    

       一个人也没有。    

       这样的场景也不是没有过,但绝对不常见。    

       Aiden瞬间就警觉了起来,他把皮制风衣下的M1191拿了出来,把纸箱当做掩体,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朝交易的房间潜入。    

        在极其接近房间的一堆纸箱背后Aiden看到了一具尸体,没有硬化,脖子上有一个疑似利器所致的致命伤口,还在向外冒着温热的血液。    

        刀伤?真是奇怪,在这个时代了怎么还会有人用冷兵器?    一丝小小的疑问飘过了Aiden的心头,但他很快就重新摆正了心态,朝着房间走去。    

        房间的门完全紧闭着,什么声音都没有。不过没关系,里面还有摄像头,Aiden这么想着,贴在了墙边,掏出了手机,找出摄像头的线路。    但他还是太掉以轻心了。    

       几乎是同时,刺耳的警报声就从房内传出。    

       糟糕!Aiden在心中暗自咒骂自己的愚蠢,握紧了M1191掉头就跑,身后的门被猛然打开,Aiden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他知道这么做很有可能让自己丧命,但是鬼差神使般的,他还是这么做了。站在门边的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穿了一件黑衬衫,上面印了鹰的图案,更加具体的Aiden没能看清。    他管不上更多了,随便登了一辆车,脚踩油门就跑。

——————    

        也许是只顾着逃亡,直到回到了与妹妹相依为命的公寓后Aiden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白衣男人并没有追上来,而是仿佛愣住了一般傻傻地站在了门口,这时,男人衬衫上鹰的图案倒像是挥之不去一般深深地烙在了脑海里。    
        不,管他呢,先好好地睡一觉才是要紧的事。Aiden使劲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双眼一阖,就在地板上昏昏地睡去。





#Desmond视角

——————    

         Desmond一路上无声无息地撂倒了不少的敌人,终于到达了要去的房间。    

         他把兜帽摘下,给了Shuan一个报告,随后就随意倚靠在办公桌上,静静地等待着Shaun结束文件资料的提取。    这个酒吧,与圣殿骑士有勾结。    

         Desmond这次来是奉命取得一些文件,最近圣殿骑士的活动有些频繁,一定是又利用Animus整出了些眉目,不过Desmond才不想管那么多,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他自己一定还是那个安安稳稳的小酒保,完全不需要顾及这场在刺客和圣殿骑士之间千年未果的战争。    

        Desmond忍不住叹了口气,回想了下最近组织派自己做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任务,累倒是谈不上 ,就是太过细小琐碎了,类型总是一个样,都是潜入了之后窃取资料一类的,一天的时间经常就这么耗过去了。    

        要说实话他本来是打算翘班的,但是想想翘班也没什么事可做,他父亲已经提前帮他把酒保的工作辞了,现在的他除了刺客什么都不是。    

        Desmond百无聊赖地拿出了手机,打算刷会儿脸书消磨时间,但刺耳的警报却在他耳边猛然炸开,同时Shuan的声音也在耳机中传出:“资料提取完毕,Desmond快跑!有人黑进了摄像头!”    

        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快速地转动门把手,就看到了一件奔逃的褐色皮大衣,从体型上可以看出,这是个不大的孩子,从动作上也可以看出,这个不大的孩子,手里有枪。    

        这个孩子不知为何回头看了他一眼。    Desmond怔住了。    
        那双眼睛。    

        透彻,干净,让Desmond产生了一种仿佛自己已经深陷其中的错觉。    

        “Desmond!还傻愣着干嘛呢!快跑啊!”Shuan焦急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Desmond却恍若未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双眼睛,摄人心魂。    

        半晌,他才抽回自己散乱的思绪,慢慢地踱步离开。   
        Desmond低垂着头,心不在焉地离开了酒吧,熟悉的喧嚣被甩在了身后,这让他的想法更加清晰了起来。    

        那个孩子,一定是个孤儿。这样的一个想法飘过Desmond的大脑。说不定呢。要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能收养他了。    

        不,Des,你在瞎想什么,你为什么要收养他,收养他有什么好处吗?    

        不,这其实也没什么的,对吧?我又不是什么恋童癖。我只是对这个孩子有点好奇罢了,还有点心疼。这个孩子,还那么小,就已经拿起了枪,学会了黑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Des!你是疯了吗?要收养这样一个对你而言毫无干系的孩子!    哦,得了吧,那又有什么关系。    

        Desmond Miles,一个普通的刺客,绝对想不到他这个一时冲动产生的念头在日后带给他什么。

                                                      ——————TBC——————

求同好

圈内的太太们感觉都是吹云片的呢(இдஇ; )
难道就没有厨阿扎的太太吗?(இдஇ; )
要吃粮!(இдஇ; )
要!吃!粮!(இдஇ; )

白免不是白兔:

我现在有点脑阔疼。这货怎么变本加厉连我空间的自设都要抄。

关于《J伯爵的替婚新娘》抄袭事件全过程

白免不是白兔:

这里挂一个杰园党小姑娘。
事情起因是gay蜜看到一个QQ好友给她发了两张图,并且向我gay蜜炫耀文笔。
然后我gay蜜仔细看了看,发现除了名字外照搬我写的杰佣同人《J伯爵的替婚新娘》





我找到这个小姑娘,由于她并没有公开发布,我只是要求她道歉。
可是这位小姑娘的态度就很迷。





抄我的文不关我事???


您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


更可气的是,这个小姑娘在我发布《J伯爵的替婚新娘》第一章后,改了下名字,发布到空间,连我空间的自设都不放过,并且对外宣称是自己写的。











然后这个小姑娘注册了个lof账号,抄袭《J伯爵的替婚新娘》和我空间的自设并公开发布。








更恶心的是她打上了原创tag


你盗走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我的心血,你打个原创tag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显然我低估了这个小姑娘的脸皮,她断断续续在lof上发表无脑引战言论。







你抄袭、拒绝道歉,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你不应该辱骂我,我也有尊严。




我并不想让事情闹大,可是小姑娘你的态度激怒了群众,希望你好自为之。

老福特id:meiliyuandingzaixianyaoyi

QQ账号:1809604565


最后插一个小插曲,这小姑娘不知道抽什么风,把id头像改得跟我一模一样,然后把安慰我的评论留下来自欺欺人,我改头像id以后这个小姑娘又拷贝得一模一样,最后我在id后面加了个特殊符号,方便区分。(憋笑

念约丶:

服了服了
吓到我了
连名字头像都抄袭

缺眠的糖酥桑:

占tag致歉。
杰园和杰佣的小可爱们顺手举报一波吧。
这位杰园党抄袭一个杰佣大大的文章,还死不要脸地不承认不道歉。
目前看来是不准备道歉了,只能举报。希望老福特能封了她。
*事情完整链接☞http://53501747.lofter.com/post/1e38ebcc_12cf325b
*这位11岁的“作家”的主页☞http://meiliyuandingzaixianyaoyi.lofter.com

占个梗,绝望之下的脑洞

再次皮

『ジョビンは黙っていた』:

——这是今天下午匹配五连跪后的产物(/口\)


——AC、WD、PT×第五人格


——大量私设,ooc严重.


















    本场监管者:


【原型体】阿历克斯·墨瑟




    本场求生者:


【贵族】艾吉奥·奥迪托雷


【新手】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原住民】康纳·肯威·拉顿哈给顿


【黑客】艾登·皮尔斯


本次场景为——简·泰克生物研究中心


求生者胜利条件:


在这所外表光鲜的研究中心下隐藏着无数杀戮与血腥,而那用白骨堆砌的数据全都储存在这栋大楼里的五台电脑中,求生者的唯一目标就是摧毁所有电脑或者清除其中的数据阻止其向外流出.


✔成功破坏五台电脑,可开起大门.


✔三人死亡,可开启消防窗口.


✔三~四人逃脱,求生者胜.


✔两人逃脱,平局















明天下午就能赶出来了(┌・。・)┌.

血液沸腾.上.(取名废)

我决定再次皮一下
「感觉太太这样……」
「真是很让人无语啊……」
「D5抄袭了AC……」
「然后太太竟然还写D5的AU……」
「die JPG.」
「真是一件很让人难过的事……」

不想怎么喷太太
只是想要表明一下立场:
一切写/画D5同人的太太们
被喷都是罪有应得!

最好笑的是
一个写D5同人的太太
自己的文被别人盗了
然后自己很气愤
说什么
抄袭不对啊之类的云云
但是TA就没有想过
D5抄袭了别的游戏
别的
又会怎么想呢?
那位太太的文笔很好
只可惜……
是个D5的粉丝
_(:_」∠)_

男默女泪

『ジョビンは黙っていた』:


——大量私设,请勿拿游戏做参考


——勿喷,谢谢.


——ooc属于我.


——AC、WD、PT×第五人格






























——


【你要的答案就在里面,只要你能保护好它们.】


阿历克斯一拳击碎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玻璃窗,答案...答案...他想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只有抓住那四个逃窜的小老鼠.


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陪那个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家伙玩一场游戏又有什么.


【游戏开始.】


一种束缚感从四肢传来,阿历克斯皱紧眉头,双手化为利爪,然后....没办法再使用其他形态了么?


热感应...


脚边有个装着小白鼠的笼子...天花板上有蟑螂...热感应也只能扫描到周围五米,心道:难怪会让他抓四个普通人,原来被削了这么多.


细胞里传来烦躁的情绪,阿历克斯走出被他挠了个大洞的房间.


——


和阿历克斯这个孤家寡人的监管者不同的是,求生者之间可以互相交流.


两个同为刺客的求生者经历了摸索期后碰到了一起.


【新手】阿泰尔与【贵族】艾吉奥蹲在一台电脑前.


两人相互介绍后艾吉奥这个年轻刺客成为了大导师的跟班(并不,但是显然,他们都没有说来到这里的原因.


阿泰尔瞪了一眼想要四处摸摸的艾吉奥,从新凝视着他们的目标——一台电脑.


对于两个古代人来讲,这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头顶不知道什么原理亮的如同太阳的油灯(?)...或许吧,以及这台不断闪烁着0~1的电脑...一个新名词.


艾吉奥戳了电脑一下,哔~不是很大的警报声响起.


阿泰尔顿悟,说是只需破坏它这么简单,实际上只要他们动手,这个机器就会发出巨大响声,引来那个监管者——【原型体】.


只是,他们也不会用另一种方式——清除数据.


看来只能速战速决了.


阿泰尔招呼艾吉奥一声,两人身上的武器,如:长剑、阿泰尔的弩、艾吉奥的袖枪、飞刀之类的小暗器都被剔除了,只能用袖剑或者周围散落的物品来破坏.


阿泰尔抄起一旁的转椅和手持LED灯管的艾吉奥一起砸向那台可怜的电脑.


哔~!!!


巨大的警报声叫唤起来.


【进度:65%/100%】


还差一点!


再来!


哔~!!!


这一次,还在四处乱转的两个求生者与已经在向两人靠近的阿历克斯都忍不住猜测,这天绝地灭般刺耳的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


【已破坏电脑:1/5】


所有人脑海里都出现了这条信息,求生者欣喜诺狂,阿历克斯气的挠墙.


“快走吧.”


另外两个已经碰面的求生者放弃了寻找电脑,决定先来这儿抱团.



搞了大事的二人组想要离开,被脸黑的一匹的阿历克斯堵在了门口.


“擦,什么怪兽!”


艾吉奥险之又险的躲过阿历克斯的一爪.


而且他还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攻击,除了游戏规则,这个挥舞着一副巨大爪子的家伙也根本无法让他近身.


但是,这家伙也有个‘弱点’,他每攻击一下就会有差不多1.5秒的停顿时间,艾吉奥趁机把桌子上的花盆丢了过去.


【[贵族]成功使用—花盆砸中监管者】


靠,这才是求生者能使用的武器么?


大导师没好气的拽着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艾吉奥逃向出口.


阿泰尔边跑边回头,大概4秒后监管者就能行动.


阿历克斯是真的气到火大了.


嗤...!


【报仇雪恨——监管者击中[贵族]】


艾吉奥只觉得自己后背上火辣辣的疼,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被大导师拉着跑.


这个记仇的家伙.


阿泰尔也是眼皮直跳,这个通道里可没有花盆了,眼瞅着阿历克斯要追上来时他推开艾吉奥,往旁边一个翻滚,再次躲开阿历克斯的攻击.


他还记得游戏规则里说每个求生者都有不同的特殊武器的.


然后,他悲剧的发现,自己那没被剔除的鹰眼就是自己这场游戏的特殊武器.


麻痹,他还以为鹰眼是自带的呢!


【鹰眼——如同名字一样锐利,可发现监管者的位置并且告知队友.】


嗤...!


阿泰尔也不幸中箭.


【痛击——监管者击中[新手]】


身上的束缚感似乎松动了一分,阿历克斯发现自己的热感应居然增加到了十米左右.


原来是要击中求生者才会‘升级’吗.


“快跑!”


两人跌跌撞撞的跑向楼,趁着按规则滞留的阿历克斯,想要拉开距离.


另外两个求生者与他们在楼道里相遇了,来不及解释,【黑客】艾登关上楼道里的门,虽然没有门锁,但是和【原住民】康纳一起,搬来一台仪器堵住门.


——


求生者队伍有两人负伤,他们一口气上了七楼,算是拉开了距离.


而且在他们躲藏的房间里正好有台电脑是他们的目标.


虽然通过阿泰尔的鹰眼发现了还在一间间搜索的监管者,但是如果他们不尽快破坏完所有的目标,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


还真是越急越乱.


相互认识后交谈也就方便多了,阿泰尔对康纳还是颇有好感的.


呵呵,比某个跟多动症似得家伙好多了.


康纳给两人简单包扎后便到一旁完起了斧子.


【战斧——击中后会使监管者停下.


[仇恨]——每次使用都会向监管者暴露队友的位置】


简单粗暴,副作用对于抱团的四人来说都不以为意了.


艾登利用手机——感谢把他女朋友留给他当武器,开始清除电脑里的数据.


虽然慢的要死,至少没有发出声响.


随着防火墙被攻破,电脑中那些简·泰克为黑色守望提供的秘密生化实验数据便暴露在了他们面前.


四人越看越心惊,三个刺客虽然看不懂那些专业术语,但是单单看那些图片就能知道这个地方原来是干什么的.


艾登不知道规则允不允许,还是一丝不落的将所有资料备份在了自己手机里.


因为——有一半的讯息都是围绕着那个监管者的,虽然图片上的监管者阿历克斯·墨瑟穿着严谨的白色研究服,和正在追着他们打的家伙服装不同,但是气质却是无法改变的.


那个家伙果然不是个好鸟.


这个生化实验中心他可是重要组成人员!


——


终于,电脑里的数据被清零.


【已破坏电脑:2/5】


艾登的手机只剩一半的电量,也就是说再破坏一台后他们就要正面刚了.









缘更,求太太们接着编(...)咳..